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塑人生(娱乐圈) > 章节目录 290.第 290 章
    本文订阅率不足50%哒小天使萌会看到窝, 一天之后会换掉哒

    一般剧组开机后,都会有一个负责通告的副导演。主要负责把剧本改完以后分场, 就是把剧本上的台词按照a4纸小四号字的规格打印出来, 按照导演的要求, 把每天要拍的内容分出几页纸来, 撸通告单。

    通告单上会标明拍摄年代、文戏武戏、拍摄地点、拍摄顺序、集数、场次、日景夜景、室内室外、拍摄内容、演员名单、化妆时间以及需要准备的道具等等。所有演员都按照通告单的安排规划自己的时间。

    如无意外, 负责撸通告单的副导演一般都会把某个演员的戏份集中到一起拍摄,比方说我们今天上午拍三页纸, 下午拍两页纸,晚上再拍一页纸,副导演安排场次的时候就会照?#35828;?#36825;一点,除非剧情必要,尽量把每个人的戏排的紧凑点。

    不过也有特殊情况, ?#28909;?#35828;演员得罪了剧组大咖,或者是负责排通告的导演单纯看哪个演员不顺眼, 想整人,就会把这个演员的戏份安排的间隔远一点。?#28909;?#35828;给你安排第一场戏和最后一场戏, 算上白天夜景,一天十几个小时的拍摄时间, 你就耗在剧组里边儿等戏吧!

    所以第二天一早, 当赵淼和陆衡一起下楼吃饭, 在酒店大堂张贴的通告单上看到陆衡被安排在第一场和最后一场的戏份时, 第一个反应就是“你得罪陈导了?”

    陈?#23395;?#26159;负责撸通告单的副导演, 三十多岁, 长的黑胖黑胖的,成天保持一副笑口常开的模样,在剧组里一向好说话。

    陆衡狐疑的摇了摇头。赵淼也觉得以陆衡的性子不太可能得罪人。想了半天?#35009;?#29730;磨出个头绪,索性揽着陆衡的肩膀说道:?#20843;?#20102;,等吃完饭进组问问就知道了。”

    早饭是酒店提供的自助餐,牛?#22530;?#21253;豆浆?#21534;趺字?#21253;子茶鸡蛋还有各种炝拌小菜,陆衡和赵淼随便吃了一口,看时间差?#27426;?#20102;,掐着点去片场。

    这一天要拍的第一场戏还是小韩露生被兄嫂商量着卖到相公堂子的剧情,昨天下午ng了十多回?#35009;?#25293;出方导想要的效果,反而被陆衡插科打诨了一通歪理邪说。方导这是跟陆衡较上劲儿了。

    负责安排通告的陈导生怕陆衡误会,?#20154;?#36827;组化妆时特意过来解释了一下:“那通告单是方导让我那么写的,他还说打从今儿开始,你每天的戏份都这么安排。没戏的时候也得进组候着,观摩一下别的演员是怎么演戏的。”

    黑黑胖胖的陈导说到这里顿了顿,忍不住劝道:“当演员嘛!就是在镜头面前演戏。你能把自己演出来,那不算?#35009;矗?#33021;把剧本里的人物演活了,那才是这个。”

    陈导比了比大拇指,又说道:“小衡你有天分,运气也好。咱们方导?#24378;?#26159;圈内出了名的会调、教人,你看他捧出来那么多影帝影后就该知道。方?#32423;阅?#20005;格要求,肯定是觉得你这孩子不错,有灵气,?#24378;?#22909;玉,将来肯定能红,要不然他也不费这个心。我跟你说,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圈里头有多少腕儿求都求不来,你可别误会了方导?#30446;?#24515;。”

    陆衡微微一笑,他知道陈导的好意,因为是在化?#20445;?#19981;敢有太大的动作,只能冲着陈导眨了眨眼睛,开口说道:“陈哥放心吧,我知道的。”

    陈导嘿嘿一笑,从?#36947;鍰统?#19968;瓶酸奶放到化妆台上,冲着陆衡挤了挤眼睛,这才走了。

    陆衡莞尔一笑,这是把自己当成小孩儿哄了。

    * * * * * *

    有鉴于方导?#25597;?#21040;底的严格要求,陆衡今天的第一场戏拍的还是不尽如人意。不过方恺之也不着?#20445;?#30475;着时间差?#27426;?#20102;,就把这一场戏叫停,大家按部就班?#30446;?#22987;拍摄第二场。

    是成年韩露生和师哥岑秋白的对手戏。同样也是男主角岳森南进组后的第一场戏。

    “大病”两天的岳森南终于舍?#33804;?#24840;,一早就来剧组报道,化完?#26412;?#22352;在自己?#30446;?#25240;叠休息椅上看剧本。虽然在为人处世上略遭人非议,可是岳森?#22799;?#22312;圈中混到这样的地位,也有他值得敬佩称道的地方。

    就拿岑秋白这个角色来说吧,自打岳森?#22799;?#19979;男主角后,就开始潜心琢磨这个人设。吃透剧本背熟台词,不仅背下了自己的台词,连对手的台词都背的滚瓜烂熟的。人物小传写了能有十万字。

    在燕影场培?#30340;?#20960;个月,陆衡有好几次都看到岳森南在培?#21040;?#26463;后依然留在片场内练戏练台词,对着镜子一点点纠正自己的表情动作。他大概也清楚自己的演技不如荣琇和刘嘉伟,也不算是天赋型演?#20445;?#21482;能用这种软磨功夫慢慢的耗。

    ?#29575;?#19978;岳森南之前在小屏幕上诠释过的很多令人称道的角色,都是这么一点点磨出来的。

    真可谓是人品虽差,戏品可嘉。

    岳森南和荣琇的第一场戏讲述的是岑秋白?#25226;?#37257;酒后得了风寒,咳嗦不停,韩露生亲自下厨给岳森南?#26469;?#36125;雪梨,并劝说岑秋白少赴筵席的事儿。

    古色古香的内室,荣琇兰花指微翘,轻捧着青花白瓷的盖碗,一勺一勺的舀了川贝雪梨递到岑秋白的面前,口中抱怨道:“那些个酒肉烂肠胡吃海塞的宴会有?#35009;春萌?#30340;。师哥你这么贪杯,当心倒了嗓子再唱不了戏。”

    台词虽然简单,可是镜?#38750;?#30340;荣琇?#20174;?#29983;生的凭借这些简单的动作台词,演出了韩露生的千娇百?#27169;?#23545;师兄的依赖,对唱戏的执着。一举一动浑然天成,虽然满是脂粉气,却无一丝?#33804;?#36896;作。

    半靠在床榻上的岳森?#20185;焓纸?#36807;盖碗,将梨水一饮而尽,苦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我是有正事儿要办。”

    “那也少喝酒,万一倒了嗓子……”

    “倒了嗓子又能怎么样?”岑秋白低着头,半边脸都埋在日光的阴影里,使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喃喃说道:?#21543;?#27827;破碎,民生凋零。光是唱戏,能有?#35009;从茫 ?br />
    韩露生没听明白师兄的意思,刚要再问,岑秋白却已经察觉出失言,话锋一转,笑道:?#25353;?#31179;了,明儿我带你去香?#23047;?#26539;叶吧。那枫叶都红了,漫山遍野的,可好看了。”

    韩露生眼睛一亮,连连点头。

    话题就被岔过去了。

    方恺之喊了声过,扭头看了眼站在?#21592;?#33509;有所思的陆衡,继续拍下一场。

    之后两天,都?#25381;?#38470;衡的戏。可是陆衡却仍旧跟着剧组满片场的跑,天天观摩别人的戏。

    受自己?#22025;?#23450;式的局限,陆衡一直以为自己的表演方式应?#27599;?#36817;荣琇,以方便风格的统一。可他按照自己的理解拍了两天,还是没能得到方恺之的认可。

    陆衡自己百思不得其解,天天抱着自己的剧本和人物小传琢磨,还趁着大家?#25381;?#25103;的时候蹭上去求教。这些演?#23395;?#28251;的老戏骨和演员们确实指点了陆衡不少东西,但?#20146;?#20851;键的部分,?#25381;?#20154;?#31995;?#30772;。因为他们都知道方导的意思,想磨练陆衡自己的领悟能力。

    拍戏就ng,想又想不通,时间长了,连剧组里的灯光道具师们都?#34892;?#19981;?#22836;场?#35841;受得了天天白玩无用功呢?

    陆衡在第一场戏时给大家留下的惊艳情绪也早被这一次次的ng给耗没了。许多人当着陆衡的面儿不好说?#35009;矗?#32972;地里都在传方导选错了人。毕竟演技这种东西,纯属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许多人看?#27426;?#35841;的演?#24049;?#19981;好,就知道导演让ng了,?#24378;?#23450;是演员没演好。

    ?#27604;?#20063;有一部分人暗搓搓的觉得方恺之在?#23460;?#20993;难人。

    不管大?#20197;?#20040;想,因为陆衡的?#20498;剩?#21095;组的拍摄进度慢慢落下来了,是不争的?#29575;怠?br />
    这下子可把陆衡给憋坏了。?#27599;?#20182;?#30343;?#30495;正的十四岁男孩儿,要不然能不能承受这?#25351;?#21387;强度,还指?#27426;?#21602;。

    不过陆衡咬?#20848;?#25345;?#20063;欢?#22686;益的演技还?#24378;?#22312;?#34892;?#20154;的眼?#23567;?br />
    而在?#27426;?#30340;憋屈中,陆衡也琢磨出一点味道出来。

    他?#31389;?#30340;小韩露生,虽?#30343;?#30007;二号的小时候,但是同真正的男二号还有不同的地方。

    荣琇?#31389;?#30340;男二号一出场,风格基本上已经定型了。就是千娇百媚风华绝代情深?#30343;?#19968;往而深的韩老板。

    可是小韩露生?#30343;恰?br />
    小韩露生出身贫寒,却因长得好受?#25913;?#30340;疼爱。?#25913;?#21452;亡后,不想养活拖?#25512;?#30340;兄嫂要把小韩露生卖到相公堂子,半路上被男主岑秋白救下,岑父看中了小韩露生的身段嗓子,把人买进戏班,调、教小韩露生唱青衣花旦。

    从小韩露生到初次登台?#24187;?#24778;人的韩老板,这当中应该有一个递进的过程。

    作为一个男孩儿,因为长得好要被兄嫂卖到相公堂子,就算?#30343;?#20804;救了,也只能被买下来进戏班子唱戏。再?#19981;?#19981;到?#25913;?#22312;的时候了。

    在那个年代,娼、戏都属下九流的行当。是被人瞧不起的。何况是让韩露生一个男人粉墨登场去演花旦?

    小韩露生心里憋屈吗?

    肯定憋屈啊!

    就跟陆衡在剧组里,明明努力演戏,?#35789;?#32456;过不?#35828;?#24971;屈一样。

    两个人心里都有一盆火,闷得火烧火燎的,憋着撒?#24576;?#26469;。

    所以小韩露生硬生生熬着,为了师哥,为了活下去,为了师傅的期望,为了云吉班,把自己熬成了角儿。

    而陆衡呢?

    一夜之间,陆衡在镜?#38750;?#30340;表现就跟开了窍似的。

    方恺之在监视器前面看着小韩露生一举一动的执拗劲儿,大手往腿上一拍:“就是这个感觉!”

    得到了礼物的卫嘉怡立刻松开了陆衡的手,举着胳膊在草地上跑了一圈儿又一圈儿,清脆的笑声洋溢在草坪上,似乎连周围的阳光和空气都明媚起来。

    陆衡和摄像大哥就站在草地?#21592;?#30475;着卫嘉怡跑来跑去,卫嘉怡跑的满脸是汗,人也困得?#34892;?#30529;不开眼睛了,才?#24616;?#30340;跑回陆衡的身?#25784;?#24352;开胳膊要抱抱。

    陆衡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太阳,心里估算着时间,抱着卫嘉怡往回走。

    小胳膊搂住陆衡?#26412;?#30340;卫嘉怡很是疑惑的歪了歪头,开口问道:“陆哥哥你不玩了吗?”

    陆衡温声说道:“我有点累了,想回去休息一下。”

    卫嘉怡小小的松了一口气,也附和道:“那我们就回去吧。其实我也有点累。”

    她每天中午都要午睡的,?#30343;?#20170;天为了陪陆衡玩儿,所以才舍不得睡。这会儿已经困得小脑袋一点一点的。

    被系在胳膊上的翠?#36138;?#28789;鸟也随着走路的律动摇摇?#20301;巍?#38470;衡一路稳稳当当的把人抱了回去。走到卫家门口的时候,小公主已经睡着了,歪?#25293;?#34955;靠在陆衡的颈窝儿,还打起了小小的鼾声。

    坐在?#21534;?#37324;看电视的赵?#24773;?#31435;刻把女儿接了过去,小声跟陆衡道谢。看到卫嘉怡手腕上的小东西,忍不住放在?#20013;?#37324;摆弄了一会儿,赞不绝口的说道:“这小鸟儿可真漂亮。小衡你的手真巧。”

    赵?#24773;?#19968;边说话,一边把卫嘉怡抱上楼去睡觉,又吩咐阿姨带着陆衡去卧房休息。

    陆衡本以为自己会向上辈子一样被安排在?#22836;浚?#23682;料阿姨竟然把他引到了二楼,当陆衡看到床头桌上摆放着卫麟煊的照片?#20445;?#30636;间无语了。

    他怎么能住在这里呢!

    以卫麟煊那个睚眦必报又充满独?#21152;?#26102;常号称“自己的床?#25381;?#22899;人能躺”的脾气,如果知道他睡了他的?#30149;?#21518;果不?#21543;?#24819;!

    陆衡特别为难的紧皱眉头,目光死死的盯?#25293;?#24352;柔软宽大的床铺。

    方虞卿捧着一摞衣裳推门而入,看到站在床前的陆衡,笑着说道:“累了吧?我给你找了两套?#36335;?#37117;是你麟煊哥哥?#25381;?#31359;过的。你先凑合一下,等明天我带你去买新?#36335;!?br />
    陆衡回过神来,开口说道:?#23433;挥闷品选?br />
    “这怎么能是?#21697;?#21602;?”看到陆衡拘谨的模样,方虞卿笑着打断他的话:“过两天公?#20928;?#35201;给你举办新闻发布会,你总不能穿着旧?#36335;?#20986;席发布会吧?合同里?#30343;?#37117;写了嘛,公司是有义务为艺人准备出场服装的。”
qq炫舞体验服转换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