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塑人生(娛樂圈) > 章節目錄 290.第 290 章
    本文訂閱率不足50%噠小天使萌會看到窩, 一天之后會換掉噠

    一般劇組開機后,都會有一個負責通告的副導演。主要負責把劇本改完以后分場, 就是把劇本上的臺詞按照a4紙小四號字的規格打印出來, 按照導演的要求, 把每天要拍的內容分出幾頁紙來, 擼通告單。

    通告單上會標明拍攝年代、文戲武戲、拍攝地點、拍攝順序、集數、場次、日景夜景、室內室外、拍攝內容、演員名單、化妝時間以及需要準備的道具等等。所有演員都按照通告單的安排規劃自己的時間。

    如無意外, 負責擼通告單的副導演一般都會把某個演員的戲份集中到一起拍攝,比方說我們今天上午拍三頁紙, 下午拍兩頁紙,晚上再拍一頁紙,副導演安排場次的時候就會照顧到這一點,除非劇情必要,盡量把每個人的戲排的緊湊點。

    不過也有特殊情況, 比如說演員得罪了劇組大咖,或者是負責排通告的導演單純看哪個演員不順眼, 想整人,就會把這個演員的戲份安排的間隔遠一點。比如說給你安排第一場戲和最后一場戲, 算上白天夜景,一天十幾個小時的拍攝時間, 你就耗在劇組里邊兒等戲吧!

    所以第二天一早, 當趙淼和陸衡一起下樓吃飯, 在酒店大堂張貼的通告單上看到陸衡被安排在第一場和最后一場的戲份時, 第一個反應就是“你得罪陳導了?”

    陳導就是負責擼通告單的副導演, 三十多歲, 長的黑胖黑胖的,成天保持一副笑口常開的模樣,在劇組里一向好說話。

    陸衡狐疑的搖了搖頭。趙淼也覺得以陸衡的性子不太可能得罪人。想了半天也沒琢磨出個頭緒,索性攬著陸衡的肩膀說道:“算了,等吃完飯進組問問就知道了。”

    早飯是酒店提供的自助餐,牛奶面包豆漿油條米粥包子茶雞蛋還有各種熗拌小菜,陸衡和趙淼隨便吃了一口,看時間差不多了,掐著點去片場。

    這一天要拍的第一場戲還是小韓露生被兄嫂商量著賣到相公堂子的劇情,昨天下午ng了十多回也沒拍出方導想要的效果,反而被陸衡插科打諢了一通歪理邪說。方導這是跟陸衡較上勁兒了。

    負責安排通告的陳導生怕陸衡誤會,等他進組化妝時特意過來解釋了一下:“那通告單是方導讓我那么寫的,他還說打從今兒開始,你每天的戲份都這么安排。沒戲的時候也得進組候著,觀摩一下別的演員是怎么演戲的。”

    黑黑胖胖的陳導說到這里頓了頓,忍不住勸道:“當演員嘛!就是在鏡頭面前演戲。你能把自己演出來,那不算什么,能把劇本里的人物演活了,那才是這個。”

    陳導比了比大拇指,又說道:“小衡你有天分,運氣也好。咱們方導那可是圈內出了名的會調、教人,你看他捧出來那么多影帝影后就該知道。方導對你嚴格要求,肯定是覺得你這孩子不錯,有靈氣,是塊好玉,將來肯定能紅,要不然他也不費這個心。我跟你說,這可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圈里頭有多少腕兒求都求不來,你可別誤會了方導的苦心。”

    陸衡微微一笑,他知道陳導的好意,因為是在化妝,不敢有太大的動作,只能沖著陳導眨了眨眼睛,開口說道:“陳哥放心吧,我知道的。”

    陳導嘿嘿一笑,從兜里掏出一瓶酸奶放到化妝臺上,沖著陸衡擠了擠眼睛,這才走了。

    陸衡莞爾一笑,這是把自己當成小孩兒哄了。

    * * * * * *

    有鑒于方導死磕到底的嚴格要求,陸衡今天的第一場戲拍的還是不盡如人意。不過方愷之也不著急,看著時間差不多了,就把這一場戲叫停,大家按部就班的開始拍攝第二場。

    是成年韓露生和師哥岑秋白的對手戲。同樣也是男主角岳森南進組后的第一場戲。

    “大病”兩天的岳森南終于舍得痊愈,一早就來劇組報道,化完妝就坐在自己的可折疊休息椅上看劇本。雖然在為人處世上略遭人非議,可是岳森南能在圈中混到這樣的地位,也有他值得敬佩稱道的地方。

    就拿岑秋白這個角色來說吧,自打岳森南拿下男主角后,就開始潛心琢磨這個人設。吃透劇本背熟臺詞,不僅背下了自己的臺詞,連對手的臺詞都背的滾瓜爛熟的。人物小傳寫了能有十萬字。

    在燕影場培訓那幾個月,陸衡有好幾次都看到岳森南在培訓結束后依然留在片場內練戲練臺詞,對著鏡子一點點糾正自己的表情動作。他大概也清楚自己的演技不如榮琇和劉嘉偉,也不算是天賦型演員,只能用這種軟磨功夫慢慢的耗。

    事實上岳森南之前在小屏幕上詮釋過的很多令人稱道的角色,都是這么一點點磨出來的。

    真可謂是人品雖差,戲品可嘉。

    岳森南和榮琇的第一場戲講述的是岑秋白赴宴醉酒后得了風寒,咳嗦不停,韓露生親自下廚給岳森南燉川貝雪梨,并勸說岑秋白少赴筵席的事兒。

    古色古香的內室,榮琇蘭花指微翹,輕捧著青花白瓷的蓋碗,一勺一勺的舀了川貝雪梨遞到岑秋白的面前,口中抱怨道:“那些個酒肉爛腸胡吃海塞的宴會有什么好去的。師哥你這么貪杯,當心倒了嗓子再唱不了戲。”

    臺詞雖然簡單,可是鏡頭前的榮琇卻硬生生的憑借這些簡單的動作臺詞,演出了韓露生的千嬌百媚,對師兄的依賴,對唱戲的執著。一舉一動渾然天成,雖然滿是脂粉氣,卻無一絲矯揉造作。

    半靠在床榻上的岳森南伸手接過蓋碗,將梨水一飲而盡,苦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我是有正事兒要辦。”

    “那也少喝酒,萬一倒了嗓子……”

    “倒了嗓子又能怎么樣?”岑秋白低著頭,半邊臉都埋在日光的陰影里,使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喃喃說道:“山河破碎,民生凋零。光是唱戲,能有什么用!”

    韓露生沒聽明白師兄的意思,剛要再問,岑秋白卻已經察覺出失言,話鋒一轉,笑道:“打秋了,明兒我帶你去香山看楓葉吧。那楓葉都紅了,漫山遍野的,可好看了。”

    韓露生眼睛一亮,連連點頭。

    話題就被岔過去了。

    方愷之喊了聲過,扭頭看了眼站在旁邊若有所思的陸衡,繼續拍下一場。

    之后兩天,都沒有陸衡的戲。可是陸衡卻仍舊跟著劇組滿片場的跑,天天觀摩別人的戲。

    受自己思維定式的局限,陸衡一直以為自己的表演方式應該靠近榮琇,以方便風格的統一。可他按照自己的理解拍了兩天,還是沒能得到方愷之的認可。

    陸衡自己百思不得其解,天天抱著自己的劇本和人物小傳琢磨,還趁著大家沒有戲的時候蹭上去求教。這些演技精湛的老戲骨和演員們確實指點了陸衡不少東西,但是最關鍵的部分,沒有人肯點破。因為他們都知道方導的意思,想磨練陸衡自己的領悟能力。

    拍戲就ng,想又想不通,時間長了,連劇組里的燈光道具師們都有些不耐煩——誰受得了天天白玩無用功呢?

    陸衡在第一場戲時給大家留下的驚艷情緒也早被這一次次的ng給耗沒了。許多人當著陸衡的面兒不好說什么,背地里都在傳方導選錯了人。畢竟演技這種東西,純屬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許多人看不懂誰的演技好不好,就知道導演讓ng了,那肯定是演員沒演好。

    當然也有一部分人暗搓搓的覺得方愷之在故意刁難人。

    不管大家怎么想,因為陸衡的緣故,劇組的拍攝進度慢慢落下來了,是不爭的事實。

    這下子可把陸衡給憋壞了。得虧他不是真正的十四歲男孩兒,要不然能不能承受這種高壓強度,還指不定呢。

    不過陸衡咬牙堅持且不斷增益的演技還是看在有心人的眼中。

    而在不斷的憋屈中,陸衡也琢磨出一點味道出來。

    他飾演的小韓露生,雖然是男二號的小時候,但是同真正的男二號還有不同的地方。

    榮琇飾演的男二號一出場,風格基本上已經定型了。就是千嬌百媚風華絕代情深不壽一往而深的韓老板。

    可是小韓露生不是。

    小韓露生出身貧寒,卻因長得好受父母的疼愛。父母雙亡后,不想養活拖油瓶的兄嫂要把小韓露生賣到相公堂子,半路上被男主岑秋白救下,岑父看中了小韓露生的身段嗓子,把人買進戲班,調、教小韓露生唱青衣花旦。

    從小韓露生到初次登臺一鳴驚人的韓老板,這當中應該有一個遞進的過程。

    作為一個男孩兒,因為長得好要被兄嫂賣到相公堂子,就算被師兄救了,也只能被買下來進戲班子唱戲。再也回不到父母在的時候了。

    在那個年代,娼、戲都屬下九流的行當。是被人瞧不起的。何況是讓韓露生一個男人粉墨登場去演花旦?

    小韓露生心里憋屈嗎?

    肯定憋屈啊!

    就跟陸衡在劇組里,明明努力演戲,卻始終過不了的憋屈一樣。

    兩個人心里都有一盆火,悶得火燒火燎的,憋著撒不出來。

    所以小韓露生硬生生熬著,為了師哥,為了活下去,為了師傅的期望,為了云吉班,把自己熬成了角兒。

    而陸衡呢?

    一夜之間,陸衡在鏡頭前的表現就跟開了竅似的。

    方愷之在監視器前面看著小韓露生一舉一動的執拗勁兒,大手往腿上一拍:“就是這個感覺!”

    得到了禮物的衛嘉怡立刻松開了陸衡的手,舉著胳膊在草地上跑了一圈兒又一圈兒,清脆的笑聲洋溢在草坪上,似乎連周圍的陽光和空氣都明媚起來。

    陸衡和攝像大哥就站在草地旁邊看著衛嘉怡跑來跑去,衛嘉怡跑的滿臉是汗,人也困得有些睜不開眼睛了,才乖乖的跑回陸衡的身邊,張開胳膊要抱抱。

    陸衡抬頭看了看頭頂的太陽,心里估算著時間,抱著衛嘉怡往回走。

    小胳膊摟住陸衡脖頸的衛嘉怡很是疑惑的歪了歪頭,開口問道:“陸哥哥你不玩了嗎?”

    陸衡溫聲說道:“我有點累了,想回去休息一下。”

    衛嘉怡小小的松了一口氣,也附和道:“那我們就回去吧。其實我也有點累。”

    她每天中午都要午睡的,只是今天為了陪陸衡玩兒,所以才舍不得睡。這會兒已經困得小腦袋一點一點的。

    被系在胳膊上的翠綠百靈鳥也隨著走路的律動搖搖晃晃。陸衡一路穩穩當當的把人抱了回去。走到衛家門口的時候,小公主已經睡著了,歪著腦袋靠在陸衡的頸窩兒,還打起了小小的鼾聲。

    坐在客廳里看電視的趙亞楠立刻把女兒接了過去,小聲跟陸衡道謝。看到衛嘉怡手腕上的小東西,忍不住放在手心里擺弄了一會兒,贊不絕口的說道:“這小鳥兒可真漂亮。小衡你的手真巧。”

    趙亞楠一邊說話,一邊把衛嘉怡抱上樓去睡覺,又吩咐阿姨帶著陸衡去臥房休息。

    陸衡本以為自己會向上輩子一樣被安排在客房,豈料阿姨竟然把他引到了二樓,當陸衡看到床頭桌上擺放著衛麟煊的照片時,瞬間無語了。

    他怎么能住在這里呢!

    以衛麟煊那個睚眥必報又充滿獨占欲,時常號稱“自己的床只有女人能躺”的脾氣,如果知道他睡了他的床……后果不堪設想!

    陸衡特別為難的緊皺眉頭,目光死死的盯著那張柔軟寬大的床鋪。

    方虞卿捧著一摞衣裳推門而入,看到站在床前的陸衡,笑著說道:“累了吧?我給你找了兩套衣服,都是你麟煊哥哥沒有穿過的。你先湊合一下,等明天我帶你去買新衣服。”

    陸衡回過神來,開口說道:“不用破費——”

    “這怎么能是破費呢?”看到陸衡拘謹的模樣,方虞卿笑著打斷他的話:“過兩天公司還要給你舉辦新聞發布會,你總不能穿著舊衣服出席發布會吧?合同里不是都寫了嘛,公司是有義務為藝人準備出場服裝的。”
qq炫舞体验服转换器
经典麻将游戏单机版 京东方A股票最新消 贵阳麻将捉鸡算鸡规则 四肖八码期期准正版 河北11选5最新开奖结果 武汉麻将技巧十句口 欢乐四川麻将下载 广东36选7开奖官网 德甲17一18赛季积分 中国福利彩票幸运农场 516棋牌游戏打鱼下载 26选5历史开奖结果 富盈投资 601519股票行 体彩e球彩玩法 下载九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