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前女友 > 章節目錄 第753章 子安是你的兒子
    “媽媽,子安跟著秀青比跟著你們好……”丁志華開導道,“你看看,你們的身體也不如以前了,孩子長大了,進入青春期了,很需要他自己的媽媽在身邊進行引導,才能順利地度過人生中第一個轉折期,這很關鍵的,一些孩子就是青春期的轉折沒有過好,導致了性格上的缺陷……”

    方鶴翩聽著這話,白了丁志華一眼:“你當你媽媽是文盲嗎?你媽媽是搞教育出身的,這點我怎么會不知道!是秀青現在想孩子了,就要把孩子帶回到她自己的身邊去!我一手帶大的孫子,大了大了卻要離開我了,你叫我心里怎么能好受啊……”方鶴翩說著說著就流淚了!

    “媽……孩子大了總歸是要離開你的,還能和你在一起待一輩子啊?現在秀青要把孩子帶在身邊,給他更好的教育,你不高興嗎?為了子安,我覺得你還是要忍痛割愛的!況且,子安會經常回來看你們的,你們永遠都是他的爺爺奶奶啊!對吧!”丁志華寬慰道。

    “唉,說是這么說,時間久了啊,就會慢慢把我們給忘了喲……”方鶴翩心痛地說道,“不過,子安是個懂事的孩子,我相信他心里會有我這個奶奶的……”

    “是啊,那你還怕什么呢?孩子不管到什么時候,都會記得你,心里都會有你的!”丁志華笑著說,“而且啊,等我和芯彥馬上就給您生個小孫子,到時候你就忙不過來了!”

    聽丁志華這么一說,方鶴翩立馬就笑了!這可能是她最期待也最高興的事情了!

    如果志華能很快就生個孩子,她又可以抱孫子了!該多好啊!子安已經大了,她也可以放心了,志華再生個孩子,她又要接著重新做奶奶,去照顧小孫子了,那真是夠忙夠累的了!

    “好吧,媽媽同意,你讓秀青自己來跟我說吧……”方鶴翩點頭答應著。

    丁志華很快就給杜秀青打了電話。

    杜秀青沒想到方鶴翩能這么通情達理,同意她帶走子安。

    她買了一大堆的東西來到丁家,表示對方鶴翩和丁光信的感謝。

    子安長這么大,可以說他們操心的比她這個當媽媽的多多了!子安的健康成長,真是全靠方鶴翩的細心撫養。

    看到杜秀青提著這么一大堆東西進來,方鶴翩心里有些不好受了。她覺得杜秀青和這個家越來越生分了,每次來都要買這么多東西,這就不像是一家人了。

    “媽媽,謝謝你對子安這多年的照料和培養……”杜秀青很感激地說道。

    “奶奶照顧孫子天經地義啊!何謝之有啊,孩子!”方鶴翩嘆息著說,“只是,你和志華沒有這個緣分,無法白頭到老……可憐我的子安,小小年紀就要忍受這樣的家庭變故……”

    “媽,別說了……”丁志華在一邊說道。

    幸好管芯彥不再場,媽媽心里還是對杜秀青有留戀的。

    “媽,是我不好……事情都過去了,我們就不提了……志華很快就要大婚了,我不能去現場祝賀,我就現在送上我的一點心意吧……”杜秀青從包里拿出一個精致的小禮品,放到了丁志華的手里。

    那個一個水晶的工藝品擺件,上面是一對晶瑩剔透的鴛鴦。

    “祝福志華新婚快樂,早生貴子……”杜秀青笑著說。

    “謝謝……秀青啊,你也要考慮自己的人生大事了,不能再拖了……”方鶴翩拉著杜秀青的手說,“我早就說過,我們做不成婆媳,就做母女,你的事情,媽媽也是時刻都在牽掛著的啊……”

    “媽媽,你別擔心,我心里有數的……”杜秀青說,“適當的時候,我會把自己嫁出去的……”

    “好,媽媽等著喝你的喜酒啊……”方鶴翩高興地說。

    “子安以后雖然跟著我了,但是,我會讓孩子周末回來看你們的,你們放心吧……”杜秀青說,“子安說他會很想爺爺奶奶……”

    “好……我知道,我也想他,周末有空就回家來,爺爺奶奶給你做好吃的……”方鶴翩拉著站在一邊的子安,流著眼淚說。

    “奶奶,我每個周末都回來看你和爺爺……”子安抱著奶奶說,也早就流淚了。

    唉,總有一天會面臨這樣的分別的!杜秀青心里想。

    帶著子安走出丁家小院的時候,杜秀青心里百感交集。

    那時候,她一個人離開丁家,心情也是復雜的,因為她本不想離婚,可是,最后還是離開了丁家!子安,原本就不屬于丁家,卻在丁家待了這么多年,而且被丁家當成了掌上明珠,疼愛至極!

    只是這個真相,杜秀青這輩子都不打算揭開了!就讓它永遠塵封著,或許這樣,對大家才是最好的!

    打理好了自己的家,把子安轉到市里去上學,再把父母接到城里去,杜秀青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才算是徹底搞定了這件事兒。

    周末,她第一次在家里和父母兒子享受難得的清閑時光。

    這樣的生活是她多少年以前就期盼的,現在終于實現了。

    只是,這個家里少了一個男主人!

    正想著朱大云的時候,她的電話響了起來!

    是王建才的來電!王建才告訴她,朱大云的病復發了!

    杜秀青只覺得大腦一陣巨響!身體都搖晃了起來!

    出院的時候,她就聽醫生說了朱大云不能再受到刺激,如果再次復發的話,情況就很不妙了!可是,這才出院多久啊,怎么就復發了呢!究竟出什么事兒了啊!

    杜秀青來不及多想,立即招呼小舒開車過來,然后立即往省城趕去。

    朱大云再次倒下去,朱家一家老小都被嚇慌了神!

    吳淑芳沒想到自己精心照料著,千小心萬小心的,卻在這個時候突然間出現了這樣的意外情況!

    她實在是想不通,朱大云受到了什么刺激啊?就是一輛車子開過,他就暈過去了!怎么會這樣呢?

    朱大云被緊急送往了省醫院。

    王建才接到電話后,絲毫沒有猶豫,直接打給了杜秀青。

    因為這個時候,只有杜秀青能給他調配來最好的醫生。

    接到電話后,杜秀青一邊往省城趕,一邊打電話聯系省醫院的專家,讓他們立即對朱大云進行會診。

    情況一定比上次更嚴重!

    杜秀青心里很清楚,這樣的病再次復發意味著什么。

    杜秀青在車上,一直和醫院現場的專家保持聯系。

    她在心里不停地祈禱,但愿他沒事,一定會沒事的!

    當杜秀青趕到省醫院的時候,看到的卻是吳淑芳癱坐在地上,哭得已經快斷氣了……朱曉燕抱著她,也是傷心欲絕……

    一種極其不祥的感覺涌上心頭……淚水頃刻間就模糊了杜秀青的雙眼……

    “大云呢?”她看著坐在那兒一動不動的王建才問道。

    “他……他……沒……沒了……”王建才強忍著悲痛說道,他一直忍著的淚水再也無法控制,決堤般潺潺而下……

    啊……什么?杜秀青立刻感覺自己的心被活生生挖走了一塊,那么迅速地劇烈地疼了起來!

    她一個眩暈,差點跌倒在地……

    扶著墻壁,她勉強讓自己站定,但是,腦海里卻是轟隆隆的一片巨響,雙腳也是不聽使喚,無力站穩……

    “大云……在哪兒……”她的淚滑過面頰,流進嘴里,但是,她卻沒有哭聲,沒有,只是心像被抽空了一樣,完全沒有了知覺……

    “在重癥監護室……還沒有推出來……”王建才指了指重癥監護室的門口說,然后雙手捂著臉,再也無法抑制地痛哭了起來……

    杜秀青扶著墻壁,緩緩地往那個門口移動腳步……可是,每移動一步,她的心就更加揪緊著疼痛了起來……到最后靠近那個門口時,她感覺自己已經無法呼吸了,全身都被那種莫名的傷痛和恐懼包圍著……無邊的恐懼就像潮水般襲來……

    這時,一位醫生走了出來。

    “病人已經徹底停止了心跳……我們已經盡力了,對不起!家屬可以進去看看……”醫生說完,低著頭匆匆離去……

    “大云……大云……”杜秀青再也忍不住,推開了那扇很重很重的大門,踉踉蹌蹌地往里面走去……

    她幾乎是哭著撲到那個滿是儀器的床頭……

    定了定神,她淚眼模糊地看到,那個被潔白的床單覆蓋著的身體,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氣息……旁邊心電圖顯示儀器上,已經是一條平平的直線……

    “大云……”她跪倒在床頭,然后一步步挪動著膝蓋,慢慢靠近朱大云的頭邊,小聲地喊道,“大云……”

    每挪動一步,她的手就順著他的身體撫摸著。

    隔著潔白的床單,她感受到他那瘦弱的身體,似乎就剩下皮包著骨頭了……

    “大云……”她邊喊著,手慢慢移到了他的頭邊。

    他的身體已經完全被白布蓋著了,包括他的頭部。

    那個隆起的白布下面,就是她曾經深愛著而且依然深愛著的男人啊!可是,他怎么能說沒就沒了呢?

    不!一定是弄錯了!大云他不會走的!他怎么舍得走啊!他怎么舍得她,舍得子安啊?他還有很多很多事情沒有做完,還有很多很多使命要完成啊?

    大云,你答應一聲,答應一聲吧……我來了,來看你了啊……大云……

    她的手顫抖得厲害。

    她想大聲哭喊,可是,她不能,她不敢,她不可以啊……門外走廊里,有他的家人,有他的妻子……

    她強忍著心頭的悲痛,任憑淚水滑落眼眶……

    她不敢掀開那塊蒙著他面頰的白布……她害怕看到已經完全沒有知覺的他,她害怕他真的再也不會理會她,不會回應他了……可是,她又是那么想看他,想看看他,看看她心愛的男人,現在是什么樣子……

    大云……大云……她在心里千百遍地呼喚著他……

    她終于還是伸出手去,緩緩地掀開了那塊白布……

    啊!大云……她呼喚著,手輕輕地撫摸上了他的臉……他的臉棱角分明,鼻子是那么挺拔,嘴唇是那么有型……他的眼睛緊閉著,那濃密的眉毛,烏黑發亮……她忍不住撫摸他臉上的每一寸肌膚,每一個地方……

    大云……大云啊……你真的不理我了嗎?大云,我是秀青啊……

    她在心里顫抖著喊著他,一遍又一遍……

    然后,她的頭靠近了他的頭……她感覺他就是睡著了,靜靜地睡著了,睡得那么安詳,那么平靜……他的眉頭是舒展的,沒有蹙著,是的,他是睡著了……他累了,他要睡了……

    這張她看過千百次的臉,撫摸過千百次的臉啊,是那么的剛毅,是那么的熟悉……以前,每次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她摸著他的面頰的時候,他也會撫摸著她的手,也會捧著她的臉,深情地看著她,甚至是吮.吸著她的手指……他是那么愛她啊,在她面前,他永遠是那么柔情的一個男人……

    “大云……大云……”她撫摸著他的面頰,輕輕地呼喚著他,“你累了嗎?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啊,大云……我來看你了,我是秀青啊……我是秀青……親愛的……看看我吧,再看我一眼,哪怕是看一眼……”

    可是,他已經沒有任何的反應,他依舊是那么安詳地靜靜地躺著……

    “大云……”她哽咽著,抑制著內心巨大的悲痛,在他耳邊輕輕地說著,“大云,你不是一直問我,子安是不是你的孩子嗎?大云,我要告訴你,子安是你的兒子啊,是你的兒子……大云,他就是我們的孩子,是我們愛的結晶……大云,我雖然離開了你,可是,我們的兒子一直都和我在一起……你知道嗎?大云,你醒醒啊,醒醒吧……”

    她的淚無聲地打濕了他的面頰……

    她抱著他,雙手撫摸著他的臉……撫摸著他的耳朵,他的鼻梁,他的眼睛,還有他那張性..感的大嘴……

    她撫摸著他的頭發,那濃密的黑發,依然一根根直立著……

    她的手劃過他的額頭,停留在他的眼角處……

    突然,她感覺到自己的手指濕濕的,細細一摸,朱大云的眼角滲出了清澈的淚水……

    “大云……大云……”她在心里呼喊著,“你還能聽到我說話對嗎?你醒醒啊,醒醒吧,大云,子安是你的兒子,是你的兒子啊……”(全劇終)
qq炫舞体验服转换器
河南快3遗漏号码 股市权重股有哪些 掌上娱乐棋牌城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 青岛啤酒股票 今晚特马点我必中 长春科乐麻将下载安 华东十五选五最新开奖结果 网赚是干什么的 今天贵州快3开奖信息 北京赛车pk官方网 正规期货配资公司排行 股票权重什么意思 推倒胡麻将群一元一分 北京28计划 哪里玩赛车群